對於來菲律賓唸書,真不知道當初怎麼開始這個想法,好像就是…誤打誤撞、半推半拉,趕鴨子上架的方式搭上了飛機。心情轉換就像飛機跨越了國界卻還在同一個時區的感覺,熟悉又陌生。而眼皮跟著里程數增加,在夜裏也逐漸加重,睡意漸漸蓋過其他感覺,半睡半醒。半夢半醒,感覺不是太好,搞不清楚到底是醒著睡著?混淆的當下做了個很長很長的夢….

記得當時英文等著被教授掛科的我,不敢跟室友多說話,甚至覺得他們親切地另我反胃…實在太親切,回想起從門口到房內一路貼著“we’re waiting for you”和”welcome”字眼,直直導著我走向未來三個月的床位。看著手機,可能時間太早,寫些字的人似乎還在熟睡,正當我著麼想,帶著正統日本腔的英文,竄進我耳朵,開始我們無效的對話,為何無效?因為單方面我沒有回應。回後跟來的是時時刻刻關切,就算他們根本還不知道我的名字,就這樣以無語回應他們的熱情,於是這樣開始了我們的關係—室友。

B2.png   

 

事隔一日,課程的開始,享受著新生特權,開始認識環境和該死的制約規定,雜七雜八,就算沒有時差,也忍不住打了哈欠,疲憊地看著台灣經理嘴巴動著,我的腦子卻卡住了,整堂講說只能記住他的名字“SIMON”。 而當我不知不覺跟上節奏時,已經在考入學考了...隱約記得我坐了很久、筆握了很久,冷氣很冷,就是對ILETS的第一印象。ILETS入學考3.5保證班的門檻,一個不小心腳跨進去就三個月。第一個禮拜,生不如死的開始,課程無限循環,卻依然聽不出頭緒,我老是看著老師發愣,就算老師再怎麼認真的解說,大概也只能懂個20~30%,再加上有一群天才般的同學,讓我自己附載更多壓力,矇閉了思考。可想而知當時的緊張,應該每個人都看得出來。持續了一個禮拜,經理慣例的找我洽談了,討論到考慮轉班,但是他要我堅持住。不知道到了什麼時候,已經不再對英文對話感到退縮,開始跟親切到詭異的室友們和一群原本毫無相關卻相關,卻因為同一個目的而從各地聚在一起的同學們交談,似乎是進步了我想…

B3.png   

 

就這樣英文滲入了我的生活,成了一部份,從手機鍵盤到交談語言,無從或缺,越來越適應。也依此認識了好多的朋友,不分國界不分文化全盤吸收,就像一個餓了很久的知識食客,食用著一起出遊的回憶和隨時新收的知識。這一餐吃得好飽好飽,飽到滿溢到咽喉處,現在正繼續往上直沖腦袋,腦海里全是點滴,從第一次去玩巴拉望到最後一次的長灘島;從第一次的他鄉迷路到最後一次的登機歷險,記憶依然猶新。記憶當然新,也不過三個月前而已,其實說長也不長,但也足夠在我目前走過的生活的七十二分之一,也是人生最充實的三的月。就這樣三個月的回憶,在今天飛機上打著字,也不過一千字,文筆不夠好,寫不出理想的心態,但也只能這樣了,因為不小心做了一個太長的夢,夢該醒了…要下飛機了

B1.png   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ebuciatw 的頭像
cebuciatw

CIA語言學校

cebucia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